3月18日晚间,蔚来汽车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

先来看几个关键数据:

也就是说,蔚来用不到五年的时间花掉了500亿,并且还在持续亏损。

(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交付量和营收也增加,但亏损却难以改善,背后的症结在于蔚来的毛利率始终为负。

2020年,提高毛利率将是蔚来的主要目标,“经过2019年的组织调整和效率提升,我们团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确保完成2020年的销量目标,并且持续提升毛利率、改善整体运营效率。”李斌说。

蔚来CFO奉玮对此表示,“第四季度这部分费用环比有所增加,主要归因于市场营销活动的增加以及组织和销售网络优化的成本,但由于销售及管理人员的减少有所抵消。”

AI财经社曾报道指出,蔚来首家NIO House位于北京东长安街,占地3000平米,年租金是亿元级别。

蔚来2020年融资历程,图源企查查

李斌在电话会议上表示,供应链的优化、电池包成本的持续降低、生产规模上升,以及管理优化带来的车均制造费用的下降,让蔚来有信心实现第二季度毛利率转正,并在年底实现毛利率达到2位数的目标。

另一方面,尽管今年蔚来已经拿到了超百亿的融资,但按照2019年的亏损速度来看,这笔钱撑不了多久,而今年受到疫情的影响,蔚来再融资的成功率也会受到影响。

2017年12月16日,蔚来举行了第一界NIO Day,那晚,能够容纳1.8万人的北京五棵松体育馆几乎座无虚席。而为了举办这场发布会,有媒体报道称,蔚来包飞机、包高铁、包五星级酒店,并请来了国外顶级乐队Imagine Dragons助阵。

这也导致,在此前特斯拉国产Model 3将官方售价下调至30万元时,蔚来并没有采取降价行动。此前举行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李斌回应:“特斯拉降价我们不会降,我们都是负毛利,没有降价空间。”

2020年1月份举办的蔚来渠道策略沟通会上,蔚来用户运营副总裁魏健分享称,截止目前,蔚来已经在57个城市建立了22家NIO House,这对蔚来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亏损的额度还在扩大。

研发费用无可厚非,这是每一家新能源车企都必须花的钱,但销售相关费用在蔚来的营业费用中占据最大比例,这也是最近几年蔚来营业费用的重要组成,这些钱蔚用来做了什么?

2019年全年,蔚来净亏损为112.957亿元,同比增长了17.2%。

今年,蔚来会有好消息吗?

财报显示,蔚来2019年第四季度营收为28.483亿元,环比增长55.1%,同比下滑17.1%。

在这背后,蔚来一直在营造一种“用户至上”的品牌形象。推出NIO House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举动。

企查查数据显示,从2015年6月17日至2020年3月5日,蔚来先后完成14轮融资,总融资金额超500亿元人民币。

蔚来的日子也不好过。财报显示,蔚来在2020年1月和2月一共交付了2305辆车,低于疫情爆发前的设定目标。

资不抵债,蔚来还能活多久?

从2019年的数据来看,蔚来更需要担心的是今年能否撑得过去。

同样都是新能源车企,蔚来的毛利率足足比特斯拉低了近30个百分点,原因是多方面的。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蔚来的研发费用为人民币44.286亿元,同比增长10.8%。

蔚来在财报中指出,车辆毛利率在第四季度较第三季度实现增长,主要是由于蔚来第四季度ES6和ES8的生产和交付量有所增加。

第四季度,蔚来净亏损为人民币28.646亿元,较上一季度环比增长13.6%,同比收缩18.2%。

《棱镜》报道曾指出,仅是这场发布会,蔚来就耗资高达8000万元。

作为对比,我们不妨来看看特斯拉的毛利率水平。

再从更详细的车辆毛利率来看,2019年第四季度,蔚来的车辆毛利率为-6.0%,相比之下,2019年第三季度为-6.8%。

2020年,蔚来的压力并不小,甚至可以说更难了。

摆在蔚来眼前的事实是,想要依靠扩大销量来改善亏损现状,目前来看有点不太现实。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新能源汽车行业也受到了不小冲击,直接的影响表现为产销量的同比下滑。3月12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月份,全国乘用车产销量分别为19.5万辆和22.4万辆,环比分别下降86.4%和86.1%,同比分别下降82.9%和81.7%,高于汽车产销总体降幅。

令人好奇的是,蔚来的钱究竟花在了哪里?

但从-6.8%到-6.0%,这样的增幅相较71.4%的汽车交付量增幅,算不上一个好消息。

在蔚来的预计中,2020年第一季度,蔚来的交付量将在3400-3600辆,第一季度的营收将在12.1亿元至12.7亿元这一区间,此前这一预估为24.8亿元。

不得不说这是一笔救命钱,但按照蔚来的亏损速度来看,这笔钱也撑不了太久。

令人失望的是,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蔚来的数据没有再次给市场惊喜。

先来看看蔚来的营业费用构成。

同时,蔚来目前已经是资不抵债的状态。2019年,蔚来的总资产为145.82亿元,总负债为194.04亿元,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133%。也就是说,一旦资金链断裂,蔚来随时有可能破产。

这说明,目前蔚来还处于卖一台亏一台的尴尬境地。

另一个原因在于销售车型结构的改变。国际金融报在报道中提到,2018年,蔚来汽车的销售主力主要是价格更高的ES8,但到了2019年,其销售主力变成了价格更低的ES6,而ES6的上市,也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ES8的市场空间。

事实上,在品牌营销这方面,蔚来向来都是高举高打。

蔚来股价走势,图源东方财富网

财报显示,蔚来第四季度的汽车交付量中,ES6为6824辆,ES8仅为1400辆。连线Insight从蔚来官网了解到,在价格上,ES8这款车型目前为46.8万元起步,ES6则为35.8万元起,两者价格相差10万。

从现金流来看,截止2019年12月31日,蔚来的现金余额仅为10.563亿元人民币,李斌明确表示,蔚来的现金余额不足以提供未来12个月持续经营所需的营运资金和流动资金。

受此财报影响,蔚来股价呈现出下滑态势。截止当日美股收盘,蔚来股价报收2.43美元,较前一天下跌16.21%。

去年下半年开始,蔚来就开始了裁员,在营销方面也不再大手笔,2020年,蔚来的节流将持续进行。李斌提到,2020年蔚来基本不会再增加Nio House的数量。

过去的2019年,蔚来深陷多轮裁员、高管离职、车辆召回事件等舆论危机,几乎每一次,这家最早登陆美股市场的国内新能源车势力第一股,都绕不开资金短缺这一话题,蔚来留给外界的印象,也似乎总是“钱不够花”、“没钱了”,几笔融资消息的告吹,也一度让它行走在悬崖边上。

而在2019年第四季度,蔚来的毛利率为-8.9%,而2019年第三季度为-12.1%,2018年同期,这一数据为0.4%。

毛利转正这条路,特斯拉走了六年。巧合的是,成立于2014年的蔚来,今年刚好六岁。历史会重演吗?至少在蔚来高层的眼里,他们对此充满信心。

一方面,目前蔚来试图依靠电池方面的创新提振销量,但如果无法解决卖一台亏一台的现状,销量的提升无法缓解亏损问题。

2019年,蔚来全年营收为78.249亿,同比上涨58.0%。

但值得注意的是,从融资能力来看,蔚来是国内新能源车企中的佼佼者。

随后的电话会议上,蔚来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表示,2019年四季度由于一次性产生调整的费用等原因,亏损相对第三季度有一定的上升。他同时强调,这些调整已经基本完成,蔚来的财务状况将在2020年得到改善。

今年以来,蔚来创始人李斌一直在为蔚来找钱,蔚来完成了三笔可转债融资,金融分别是1亿美元、1亿美元和2.35亿美元,在2月25日,合肥市人民政府和蔚来签订了合作项目,按照协议,蔚来将获得来自合肥市政府的超过100亿元的融资。

特斯拉Q4财报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公司综合毛利率为18.8%,环比下降0.1个百分点。其中,特斯拉整车销售的毛利率为21.6%,环比下降0.2个百分点,剔除政府积分收入后的毛利率为20.9%,环比上涨0.1个百分点。

融资跟不上烧钱速度,蔚来的钱花在了哪里?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分析师李颜伟曾分析到,蔚来的订单持续增长,但其生产受限于零部件供应和江淮代工工厂的生产,“供应商都是走一步看一步,蔚来这么小的规模,供应商不敢给太长的账期,生产规模小,采购也会变贵。”

财报显示,2018年全年,蔚来的毛利率为-5.2%,但到了2019年,蔚来的毛利率为至-15.3%,即便抛去电池召回成本的负面影响,其毛利率也低至-10.9%。

在销量下滑、卖一台亏一台的现状下,蔚来如何实现毛利转正的目标?这里要先打一个问号。

NIO House是由蔚来全资建立的旗舰品牌空间,但最重要的目的并不在于卖车,而是希望打造成消费者交流社区。NIO House通常位于一、二线城市核心商圈,面积多达上千平米,除了车辆展示,一般还兼具共享办公、图书馆等核心功能。

以2019年第四季度的财报数据为例,这一季度蔚来的汽车交付量环比增长了71.4%,在汽车销售方面的收入为26.839亿元,环比增长54.8%。但在净亏损上,蔚来的亏损幅度还比三季度增长了13.6%。

在第四季度,蔚来的销售及管理费用为15.5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20.5%,环比增加了32.8%。

在2019年Q3财报公布时,蔚来以高于市场预期的18.37亿元营收,以及环比收窄23.3%的净亏损,拉回市场对蔚来的一些信心。当时财报公布后,蔚来汽车晚间开盘后股价涨幅一度超过100%。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年初,蔚来的三笔融资是可转债融资,也就是说,如果投资者对蔚来失去信心,债权持有人没有选择将其转股,那么蔚来就将面临“还本付息”的压力。

蔚来去年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包括裁撤近3000名员工,缩减办公室、门店调整等等,上述提到的“一次性产生的调整费用”,多数就是用于遣散员工、赔付门店调整等的支出。

李颜伟同时表示,这样的情况下,蔚来的毛利率转正只能从内部多想办法,比如裁员、缩减费用、关闭自持蔚来中心以及多卖车等。

销售、一般和管理费用方面,蔚来2019年在这方面的支出为54.51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1%。

而在2018年5月,蔚来ES8交付之前曾在上海举行一场试驾活动,这场活动的地点在外滩。当时,在豪华品牌工作多年的Jason亲历了这场活动。他对《棱镜》表示,外滩的场地租金是每天60万,一共八天,这还只是场地,再加上机酒、餐饮、物料、外聘教练等,这些加起来,同样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提升毛利率,也成为了蔚来2020年的核心目标之一。

第四季度,蔚来完成车辆交付8224台,环比增长71.4%,2019年,蔚来交付车辆20565台,同比上涨81.2%。

Categories:bobapp下载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