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4月23日电(记者赵琬微)在23日举行的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北京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弈介绍,北京高三开学准备已经完成,将于27日返校开学。

据介绍,北京高三年级在校生51226人,已满足返校条件学生49979人,因各种原因暂时无法返校学生1200多人,其中在京处于隔离期学生800多人,不在京学生300多人。教职员工已提前10天到校到岗上班,其中高三年级已返校到岗专任教师6487人,中学后勤保障人员已返校到岗1.8万人。

在这场抗疫的全民战争中,作为医护人员又身处“重灾区”的他,自然是无可争议的逆行者。

仙桃市政府撤销了仙桃市人社局此前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其在60日内重新作出决定。3月7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决定,对刘文雄在防疫备勤过程中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予以认定(或视同)为工伤。

2月19日,刘文雄家属持相关材料前往仙桃市人社局,希望认定刘文雄为工伤。

仙桃市政府认为,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背景下,三伏潭镇卫生院要求其所有医务人员24小时待命的备勤状态,同时将医生手机号码公示于发热门诊,有利于患者问诊落实,刘文雄生前下班后确实存在通过电话接诊的例证。刘文雄1月12日至2月12日共诊治3506人次,参与了防疫工作,虽然死亡时间是13日凌晨,但发病时间是在12日下班后,应综合考虑疫情期间的工作情形,可以认定其死亡属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视同工伤”的情形。

但还没有等到最终胜利,这位1970年出生的医生,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死亡来得太突然,谁也没有想到,2月12日他下班后,就再没能见到同事们。

这份《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同时给出的救济渠道,给了刘文雄家人新的希望。

“虽然刘文雄作为医护人员中的一员,是当前疫情下最美丽的逆行者,其职业精神值得我们每个人尊重,不幸病逝亦令人痛心惋惜。但作为行政机关,依法行政是职责所系,因其病亡情形不符合上述应当认定工伤的法定条件,据此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仙桃市人社局认为,上述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依据正确。

在这个没有假期的春节,他们看到了刘文雄仍在加班,即使回到家,在家都有电话接诊等工作。

而随着这次行政复议,刘文雄生前的抗疫工作量也进一步浮出水面。仙桃市政府查明,1月24日,三伏潭镇卫生院成立发热门诊专家指导组,刘文雄担任副组长并负责日常工作,除本职工作外还参与发热病人的诊治工作。1月12日至2月12日,刘文雄共诊治内科门诊病人3506人次,其中一般发热病人670人次。防疫期间,医院还将刘文雄电话号码在发热门诊对外公布,刘文雄确实存在休息时间通过电话、微信接受病人问诊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仙桃市政府还认定了刘文雄带病上班的事实:2017年5月8日,刘文雄因扩张性心肌病和高血压三期等疾病在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7日。2020年1月30日因右胸疼痛,并伴随胸闷、气喘等症状,由所在医院派车送至仙桃第一人民医院检查,检查回来后,刘文雄一直带病坚持正常上班,直到突发疾病去世。

近日,北京市教育部门已完成对全市16个区及燕山地区开学准备工作的评估检查,对极个别有问题的,要求4月24日前完成整改。

不过,仙桃市人社局于第二天即出具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却给出了不同的结论。

“刘文雄的工伤认定应综合考虑抗疫特殊时期的工作情形,不应机械的界定‘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仙桃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说。

这次疫情是对我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我们一定要总结经验、汲取教训,针对这次疫情应对中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健全国家应急管理体系,提高处理急难险重任务能力,完善疫情防控相关立法,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疫情防控法律体系。一个善于从灾难中总结经验和教训、汲取智慧和力量的民族,必将变得更加坚强、更加不可战胜;她在灾难中失去的,必将在自己的进步中获得补偿。

2月27日,刘文雄生前所在单位——三伏潭镇卫生院向仙桃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仙桃市司法局作为仙桃市政府的行政复议机构,于当日正式受理了此案,刘文雄的家属以第三人身份参与。

“虽然不是牺牲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但这段时期他的工作时间及工作场所已延及居家,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相关规定的认定条件。”刘文雄的家人说。

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直接关系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直接关系经济社会大局稳定,也事关我国对外开放。我国是法治国家,疫情防控必须在法治轨道上进行。面对来势凶猛的疫情,各地区各部门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和党中央决策部署,加强依法防控。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依法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意见》,对依法防控疫情提出明确要求。“两高”、两部联合印发《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提出要准确适用法律,依法严惩妨害疫情防控的各类违法犯罪。各地依照传染病防治法全力维护防疫秩序,果断处置殴打伤害医务人员、扰乱医疗救治秩序的行为,依法严厉打击利用疫情哄抬物价、囤积居奇、趁火打劫、造谣滋事等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严厉打击制售假劣药品、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等行为,坚决依法打击各类违法犯罪,有力保障疫情防控工作开展,有力维护正常经济社会秩序。

刘文雄凌晨在其家中突发疾病,显然不是在从事工作过程当中突发疾病,亦不符合“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的法定认定条件,因此刘文雄突发疾病死亡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的应当认定视同工伤的情形。

刘文雄生前所在单位——三伏潭镇卫生院也认为,刘文雄是在疫情防控“战时状态”期间死亡,不应机械认定工作时间及工作地点,或机械理解法律条款。刘文雄的病发死亡系超时间超负荷在岗工作导致,应当认定为工伤。

事实上,仙桃市卫健委1月22日发布了紧急通知,要求各医疗卫生单位“全面启动战时值班备勤机制,全体人员取消春节休假,按作息时间正常上班,严格落实24小时值班值守制度”。

2月13日凌晨,他出现了胸痛、气喘等症状,虽经急救仍然不幸离世。《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显示的诊断死亡原因为“急性心肌梗死”。

刘文雄是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的一名门诊内科医生。

3月7日,湖北省仙桃市人社局推翻了之前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重新作出如下决定:刘文雄为在防疫备勤过程中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予以认定为工伤。

家人:为抗击肺炎疫情牺牲

“事情终于尘埃落定,希望可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也请大家放心。”刘文雄儿子刘航在朋友圈发文说。

文中指出,对工伤认定决定不服的,可自接到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仙桃市人民政府或湖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申请行政复议,或在六个月内直接向仙桃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法制日报》记者获悉,在这一变化的背后,是仙桃市人民政府于3月6日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撤销仙桃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人社局在60日内重新作出决定。而仙桃市司法局正是仙桃市政府的行政复议机构。

人社局:病亡情形不符合法定条件

上接第一版 不符合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应当认定工伤的情形;此外,心肌梗死亦不属于规定的职业病范畴。因此,刘文雄的死亡不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

此外,刘文雄的家人认为,也不排除刘文雄具有因感染新冠肺炎死亡的极大可能性,应考虑适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下发的《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

连日来引发舆论关注的刘文雄医生在家猝死未被认定工伤事件,近日有了最终结果。

离开的时间是在非工作时间,离开的地点是在家里,但在家人眼中,刘文雄是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牺牲,应当被认定为工伤。

政府:不应机械界定工作时间工作岗位

现在,疫情防控正处在最吃劲的关键阶段,坚持依法防控至关重要。必须强化法治理念、增强法治意识,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为疫情防控筑牢法治堤坝。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全面依法履行职责,在法治轨道上统筹推进各项防控工作,严格执行疫情防控和应急处置法律法规,严格执行传染病防治法及其实施条例、野生动物保护法、动物防疫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法律法规,依法实施疫情防控及应急处理措施,加大对危害疫情防控行为执法司法力度,加强治安管理、市场监管等执法工作。各级领导干部要依法办事,提高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开展疫情防控工作的能力,实施各项防控措施必须符合法治精神,符合法律法规,做到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让法治成为疫情防控中的基本共识和行为准则。要坚决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密切关注、及时化解各种苗头性问题,组织基层开展疫情防控普法宣传,引导广大人民群众增强法治意识,依法支持和配合疫情防控工作。同时要强化疫情防控法律服务,加强疫情期间矛盾纠纷化解,为困难群众提供有效法律援助。要科学认识疫情形势,实事求是做好防控工作,不能层层加码、一刀切,不能擅自升级管控措施,不搞简单化一关了之、一停了之,对防控工作中的偏颇、极端做法要及时纠正,尽可能减少对群众生产生活的影响。

因何不予认定?仙桃市人社局的理由是,刘文雄生前一段时间以来,并未承担一线防疫值班任务,工作时间相对固定、上下班规律,刘文雄突发疾病的时间是凌晨,地点是自己家中, 下转第三版

Categories:bob电竞app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