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N港服打折一波接一波,新的快闪特惠上线,这次一共58个游戏参加,低至2折。

《噬血代码》折后383港币

上述代表委员建议,可允许各地方省市按实际情况逐步立法和执行,设立高透明度及公众可监督的举报平台,高调及强力执法,取缔和严厉打击相关贸易,并将信息公开发布,形成公众和社会压力。

除了精神上的尊严扫地与信仰崩塌之外,数百万写手面临的更实际问题是,新合同已经为免费阅读大开了方便之门,过去赖以为生的“饭碗”将被颠覆。

这一次,阅文的新合同进一步突破下限。

为什么网文写手们对于免费模式如此抵制?因为它颠覆了过去“订阅+全勤+勤奋写作+道具分成+月票奖励”的收入模式。

有写手观察到,“事件已经过了4天,还是老样子,依然没有一家除了阅文之外的主流网站放开合同吸引更多作者,全在按兵不动观望。跟作者谈感情谈理想谈未来,唯独不跟你谈订阅,谈分成,谈版权。”

澎湃新闻了解到,香港民建联的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将在今年“两会”提出的建议和提案包括“持续提升国家的文明和友善形象,全面禁止食用猫狗”。

800万作者“饭碗”被砸,被迫用爱发电

《夏日课堂》119港币

作者风息神泪所预言的,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却看似不可避免的结局。

相关推荐 可食用陆生动物名单征求意见:狗为伴侣动物拟禁食

在龙的天空网文江湖版块中,这位写手的心路历程能够代表相当一部分中底层写手的心声。

上述代表委员建议,研究立法全面禁止食用猫狗,并订立有阻吓性的处罚力度,明确相关执法部门的权责和加强督导执法工作。且应在现行法例中把猫狗宠物定义为动物伴侣,而非个人财产,大幅提高相关罚则,以打击盗猫盗狗供食用的罪行。

更新条款的第5.4条表示:平台不排除以类似“点击浏览广告/浏览指定页面/完成互动任务等形式以代替付费购买作品章节”等方式,向终端读者提供协议作品的订阅服务。

果不其然,起点创始团队刚被“清洗”,阅文就迫不及待地对810万写手“开刀”了。

为了这个目的,“网文行业成为焦土也在所不惜。网文作者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环。毁灭你,与你何干?”更何况,2019年阅文的在线阅读收入37.1亿元,版权运营收入为44.2亿——版权运营收入已成“支柱”。

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是汇集810万写手的网文平台——阅文几天前的一次合同更新。

根据作者姬叉的分析:“新合同第11款,明晃晃把双方的关系定义为‘聘请’,也就是说作者就是网站聘请来写书的员工。但是,虽然是聘请却不存在雇佣关系,不提供法律要求的劳保社保等各项待遇。”

已经有写手号召集体断更,集体从阅文出走,然而更多作者面临的现实是无处可去。因为起点最大的价值,是它培养出来的爱好各不相同的付费读者。只有起点才有容纳五花八门的小众文的创作空间。

“网文差不多花了十几年,才建立起了一个良好的正版阅读循环链。网文读者群体庞大,而且是目前的网络相关产业正版支持主力。他们习惯了看正版小说,长年的潜移默化,也会下意识的购买视频平台会员、正版付费软件、游戏、去影院看电影……等等。

如果说过去阅文对于免费阅读还投鼠忌器,敢做不敢说的话,这次是公开摊牌,决心将免费进行到底了。

曾经,金字塔顶端的“大神”是千万写手的指路明灯,“我不一定能成神,但是你不能断了我的希望。”

4月27日,腾讯彻底接管阅文控制权,已经令网文圈人心惶惶,因为据传吴文辉等人出走,是因为阅文要在内部强推免费阅读,起点开创并维持了近20年的付费订阅模式即将被废。

过去的分成规则清晰公平,写手靠自身努力拿全勤,争取更多的VIP订阅。如今,广告分成规则掌握在平台手中,不再透明。写手彻底与读者失去联系,成为仰人鼻息的打工者。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9年香港民建联的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曾在两会期间也提出了关于加快推进穿山甲药行业转型升级、全面禁止犀牛及其制品之贸易和利用的建议。

网文平台早已形成统一战线

所以,微信读书虽然在读者群体中有口皆碑,但在龙的天空却几乎是人人喊打,甚至有人号召大家去“集体差评”——“800万网络作家,到头来连小学生都不如,小学生至少还把钉钉刷成了一星。”

这个体系一旦摧毁会怎么样?

“网文之死——这次不战斗,下次还有战斗的机会吗?”

今年2月份,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4月份,农业农村部发布《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征求意见稿)》,这份对动物养殖业有指导作用的“白名单”明确将狗去除。

2019年财报显示,阅文的月付费人数已经连续三年下降,付费阅读流量已经见顶。在短视频、直播等“免费娱乐”的抢夺下,网文的用户时长正在不断萎缩。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也是迫使阅文大刀阔斧改革的导火线。

不少写手都愤愤不平地表示阅文是在杀鸡取卵,彻底摧毁网文行业,最终将自食其果,因为有漫画的前车之鉴,证明免费只会诞生批量生产的“垃圾”,更有人直接宣布“网文已死”。

在腾讯的娱乐版图中,阅文正在充当IP工厂的角色,需要短时间内孵化大量能够转化为网剧网大电影游戏的IP,付费无异是阻碍IP流量最大化的一道障碍。只有彻底免费,才能打破网文用户规模的天花板。

不仅如此,封闭的微信公号注定难以复制网文平台的社区氛围,正如一位读者的吐槽“我看正版是为了内容么?不,是为了服务,为了社区,为了互动。”

根据作者姬叉的分析:“新合同第11款,明晃晃把双方的关系定义为‘聘请’,也就是说作者就是网站聘请来写书的员工。但是,虽然是聘请却不存在雇佣关系,不提供法律要求的劳保社保等各项待遇。”

在网文写手混迹的“龙的天空”,两天来都被这样慷慨悲壮的帖子刷屏。给人的感觉是:网文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上至大神下至扑街(底层写手的自嘲),甚至于万年潜水的读者都被迫发出了最后的吼声。

当然,网文写手们还有另外一条路——“以鹅制鹅”,转战公众号。今年,微信订阅号接连上线了付费阅读和专辑功能,且不参与收入分成,这无异为网文写手开辟了另一方天地。目前,已经有不少网文作者在订阅号“试水”,且收入颇丰。

“不要让资本控制我们的文化和创作”

《小小梦魇》完整版折后49港币

《太鼓达人合奏咚咚咚豪华版》折后173港币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创作者连最后一点尊严都失去了

一位作者如此自嘲:”本扑街不考虑版权、IP,只想每月要几个订阅钱。然而你免费渠道一开,我订阅成0,真他娘要为爱发电了。”

上述代表委员建议,应该加大穿山甲片替代品研发投入,运用现代科技方法制备出在成分和功能上与天然动物药相一致的替代品。适时出台政策,全面停止穿山甲入药,加强对濒危野生动物原料采购及药品生产流通环节的监管。加大科普宣传力度,引导消费者选择优质等效的人工合成制品,促进穿山甲的资源保护。

“至暗时刻,你我都是历史亲历者”

但如今,网文的“造神运动”正在关上大门,即使再出现顶流作者,也不过是“网文流水线”上的一名“明星工人”,而不再是能掌握自身命运,走上人生巅峰的偶像。

在几天前的文章《作者侵权〈鬼吹灯〉?网文合同正在成为卖身契》中,我们已经分析过阅文等平台的“霸王条款”,比如“拥有作者死后五十年全版权”、“如果作者写的不符合要求,网站可以随时终止协议并请第三方续完”。

更重要的是,当网文写手早已成为一门职业,绝大多数的底层作者都要靠订阅生存。除了600元的保底工资之外,订阅分成是所有作者的命根。

相关推荐 网约湘游|娄底已经按下文旅产业复苏“快进键” 铜梁西郊文化旅游节开幕 网红直播带你玩转五一 公号炮制克隆文章背后的营销江湖:迎合网友心理,靠流量赚钱

换言之,网文平台早已形成了统一战线,只会效仿阅文的做法变本加厉。

《黑相集:棉兰号》折后131港币

过去,他们还可以用调侃的心情说“不来起点写出点名堂,那和搬砖有什么区别?”从此以后,写网文彻底就跟搬砖没什么区别了。

对于该建议,相关部门回应表示,会研究进一步规范限制穿山甲入药的政策规定,并积极推进中华穿山甲升列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加大保护和违法惩处力度。

换言之,只有部分作者才是唯一的输家。虽然免费平台上充斥着大量“垃圾文”,但并不妨碍享受“永久畅读”的读者们“真香”。

回到十几二十年前的混沌时期。一切向盗版途径看齐。”

“很多作者进入网文圈,并非为了赚钱,只是为了一个文学梦,只是希望自己有一个作者的名头,但委托创作、聘请合同,以及版权的被拿走,让他们心底最渴盼的梦想被压制。今天,我的梦崩了。”

在微博,#阅文作者合同大改#几乎让网文界所有博主全都炸锅,更有人将举报、投诉等反制举措整理成了教程。在知乎,阅文新合同霸王条款连续几天热搜不下。

有写手透露,自己的文平常在主站卖50多,在QQ阅读等渠道每天能卖200—300左右,微信读书热搜一出来,直接降到了100,刨去分成,收入不到50。

从近两年网文免费运动如火如荼来看,没有多少读者会在意作者的生死,反而对“变相免费”的微信读书甘之如饴。

然而,相比网文平台,这注定是一条少有人能走的“窄桥”,作者不仅要埋头码字,还要花心思去各个平台吆喝引流,“正派网文”怎么能比得上微商全网分销的“王妃文学”?

4月27日起,不少作者开始注意到平台合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进一步突破了写手们能接受的底线。

在几天前的文章《作者侵权〈鬼吹灯〉?网文合同正在成为卖身契》中,我们已经分析过阅文等平台的“霸王条款”,比如“拥有作者死后五十年全版权”、“如果作者写的不符合要求,网站可以随时终止协议并请第三方续完”。在平台眼中,写手早已经和可以随时替换的枪手无异。

阅文之所以要掀了起点苦心经营近20年的摊子,强推“免费阅读”,一切都是为了流量。

在姬叉看来,这只不过是把“官方盗版”赤裸裸地写在条款上。因为除了起点之外,微信读书、QQ浏览器等阅文其他渠道早就“免费化”了,作者几乎没有从这些地方收到过一分钱,且起点主站的收入因为越来越多的“白嫖党”已经大受影响。

创作者连最后一点尊严都失去了,无怪乎无数作者的心态爆炸了。

Categories:bob电竞app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