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从媒体方面了解,周美毅已经接受了公开的采访,并且是在采访之下把与前夫郑刚事件的前因后果说明白了。很意外的是前夫郑刚也不示弱,公开的叫板周美毅,声称她虐待自己的亲生孩子,所以才接走了2个孩子。

2014年10月,在倪某办公室,洪某对民泰瓜沥支行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金融许可证、银行公章文本的复印件等一一拍了照。而后续伪造的证件,就以此作为模板的。

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了此案一审刑事判决书,还原了这桩假章诈骗案的始末。在这起票据诈骗案中,不仅银行印章是假的,就连银行行长都是假的。

郑刚放出他先前与周美毅的截图对话,从上面看得出其实周美毅已经是在服软,并且是拿郑刚无可奈何了。但这个男人是铁了心的想要陷害她,并且是气得周美毅直接说是咬了宝宝一口。

倪某在2013年初负责民泰瓜沥支行的筹建工作,成立后任该行第一任行长。表面风光的他,其实那时候手头“有点紧”。

另外,他们还以民泰瓜沥支行的名义,为需要融资的公司贴现了50张商业承兑汇票并层层转贴现给多家后手银行,一共骗取贴现款逾29.2亿元,并从中收取好处费。

然而,不久之后,倪某的行长之位便岌岌可危。

在接下来几个月内,倪某、洪某、鲁某参与了一系列票据诈骗案,且三人分工明确。

下图为根据此案一审刑事判决书内容而整理的作案始末,可一窥多年前的票据市场生态。

不过,2015年11月12日,因发现倪某有违规放贷问题,且其旷工时间长,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浙江民泰商业银行杭州分行决定给予倪某开除处分。

洪某是倪某的贷款客户。2014年7月,倪某告诉洪某其有资金困难,洪某说自己也有资金缺口。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商议一起做商业承兑汇票转贴业务,并拉拢了有票据中介资源的鲁某。

2015年初,倪某因为放贷问题被派到分行上班。当年3月18日,又因发现民泰瓜沥支行违规问题突出、贷款大量逾期等问题,浙江民泰商业银行决定给予倪某撤职处分,处分期限24个月。

他们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伪造一套银行公章,利用空壳公司签发商业承兑汇票,开立同业账户,联系票据中介与转贴现银行……

鲁某:负责开立同业户,提供空壳公司的基础资料,联系票据中介及后手银行,并假冒民泰瓜沥支行工作人员身份出面沟通,办理票据贴现手续等;

其中,《纪要》涉及票据纠纷的共有7条,分别涉及贴现、转贴现、民间票据贴现效力、票据清单交易和恶意公示催告问题。

网在评论:就算是感情破裂了,也要讲清楚了孩子的监护权归属,财产分割才行吧!你黑不提白不提的就知道抢孩子。真的太过分!一岁半的孩子夺走了,刚学会走路,还不会说话表达的时候带走了。

其实正常的人都知道,她是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才这样子做出样子,怎么会对自己的亲儿子下手呢?当然郑刚方面也是显得毫无理由,要知道上图宝宝腿上的伤不像是咬的,更像是蚊子咬的吧。

至此,上述操作一共套取银行资金超过42.8亿元。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此案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洪某、鲁某伙同倪某预谋利用商业承兑汇票贴现、转贴现方式套取资金。

目前,对票据行业的监管正在升级。今年11月,最高院发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下称《纪要》)对票据纠纷等多个金融领域存在的争议或法律盲点进行了明确规定。

倪某:假冒民泰瓜沥支行行长。

而最新的消息传来,周美毅已经是发出了律师信,并且是正式的开始起诉郑刚,还有那个躲在背后的女人曹莉莉。不管是不是被男方反咬:她虐待自己的亲生孩子。但战争已经开始,相信周美毅已经是学会了通过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对于男方的反咬,周美毅暂时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但从现状来看其实男方郑刚接走孩子全是另一个妇人曹莉莉所出的主意。并且从郑刚所晒出来的被咬证据来看,事实并没有说服力。

当时被摘掉行长“帽子”的倪某,开始铤而走险,仍以行长身份到处拼“演技”。洪某经常安排倪其去见一些票据中介或其他银行的人员,只需要倪某表明他是民泰瓜沥支行行长这一身份即可,具体业务由洪某、鲁某负责洽谈。

在这起假章诈骗案中,民泰瓜沥支行原行长倪某,是重要的关键人物。

当晚,这枚逼真的银行假印章便交到了洪某的手中。但令汪某没意料到的是,这枚“萝卜章”在2015年1月至2015年8月期间,竟数次以浙江民泰商业银行萧山瓜沥支行(下称民泰瓜沥支行)的名义,将多张无真实贸易背景的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并转贴现给后手的银行,最终套取汇票贴现款逾42亿元。

“原行长”冒充真行长

而上述系列案件,涉及整个产业链,包括企业、票据中介、直贴行、转帖行等主体。

原来,在2012年至2014年期间,他陆续借钱给朋友做资金转贴生意,数额高达8000多万元。后因资金无法回笼,产生了巨大的资金缺口。

洪某:负责伪造民泰瓜沥支行的基础文件、上级行的授权委托书等业务材料,私刻该行公章、业务用章、法人私章等;

业内人士认为,《纪要》将对民间票据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其中,“以贴现为业涉嫌犯罪”的明确,最受市场关注。

在这一诈骗链中,最核心的就是私刻银行(假)公章。

2014年的一个夏夜,杭州某贸易公司一汪姓职员,突然接到老板洪某的一个“神秘”急电:要他尽快想办法去私刻一枚银行印章,并提出两点要求:一是铜制的,二是中间能转动。

让人意外的是大家一致的认为,周美毅其实与郑刚结婚就是被骗婚了,而且极有可能是曹莉莉无法生孩子,结果郑刚骗婚也只是借腹生子而已。当下这个情况其实周美毅本人也提出来了,而且她声称周围的朋友都这么说,只是自己还没有获得证实而已。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此案一审刑事判决书内容显示,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1月和8月,洪某、鲁某伙同倪某及其他中介人员,利用自己控制的空壳公司虚构贸易背景、签发无资金保证的商业承兑汇票,再使用伪造的民泰瓜沥支行的虚假业务材料、业务印章,以民泰瓜沥支行的名义将24张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并转贴现给后手银行,以此骗取商业承兑汇票贴现款逾13.6亿元。

就在上述系列案件中,由于上述贴现的几十张商业承兑汇票,并不是建立在真实的贸易背景之下,以及并没有考核企业实际还款能力,造成了后续多家转贴银行的纠合和资金损失。其中,实际造成出资行某股份制银行莆田分行损失9.424亿元、该行成都分行损失9.5亿元。

回顾近几年发生的多例票据大案,几乎均涉及伪造票、变造纸票等情况,背后脱离不开虚假贸易、银行“萝卜章”以及票据中介的“灰色”游走等因素。

Published on :Posted on